Sardu is return?

在发布 SNESticle 的源代码以后,Icer Addis…也就是我们以前叫做Sardu的元组级模拟器作者,发布了一个全新的NES模拟器MetalNES。这是不是表示这位模拟器大神的回归呢?

说起,Sardu,他是FC模拟器NESticle、MD模拟器Genecyst和街机CPS1系统模拟器Callus的作者。这些成绩在现在可能看起来不起眼,但是,如果我说Sardu在是在1997年发布这些模拟器的…同学们可能就知道厉害了。MAME也是1997年发布的。

Sardu的模拟器完成度都非常高。托他的福,我,在二十多年前的97/98年就已经在奔腾2电脑玩上了和现在效果差不多的快打旋风,名将,圆桌武士,三国志2,惩罚者这些不朽的CPS1名作。

但是Sardu很快就退圈了,因为一起源代码泄露事件。我当年中二的认为他是无法破解CPS2才退出的(也就是《CPS2传说》的叙事观点),但现在看起来不是,实际是Sardu只是稍微尝试了下CPS2模拟,就罢手了。而另一个引起误会的传闻是,台湾的模拟器站长Billyjr,当时提到Sardu和一个模拟器世界的圣杯有关。绝大多数人都猜这是一个未发布的CPS2基板模拟器。但是直到2021年,Billyjr才亲自释疑,他说的这个千万人寻而不得的圣杯,是一个SFC模拟器SNESticle,Sardu最终没有发布的项目。

这个故事,由Billyjr本人在视频中娓娓道来,大家不要错过。XD

不过我这次要说的主角,不是Sardu那些赖以成名的模拟器,也不是那个传说中的圣杯,而是船新的MetalNES – 第一个晶体管级设计标准的模拟器。

目前我们常见的模拟器,非为两类,一类是HLE,也就是高阶模拟器,另一类就是LLE低阶模拟器。高阶模拟器以运行游戏为目标,不要求完全实现硬件的全部功能,目前N64以后的模拟器大多是HLE的,特别是使用JIT核心的。而LLE就是以完整复刻硬件功能的目标来设计的,已经离开我们的byuu/near的higan就是LLE模拟器的代表。

HLE和LLE不是绝对的,在某些情况下,一个模拟器可以兼具HLE/LLE两种形态,典型的就是MAME,MAME几千个驱动中,大多是完全的LLE模拟器,但也有少数是明显使用HLE技术的。

和HLE不同,LLE还可以继续细分下去,一直以来LLE模拟都分为系统级和时钟级,但是Icer Addis aka. Sardu对MetalNES提出了晶体管级的模拟精度要求。晶体管级标准应该是源自VSLI设计流程:电路级>晶体管级>或与门级>逻辑级。其中逻辑级可能对应系统级精确,或与门级则对应时钟级,电路级在VSLI设计中属于绘制原理图阶段不存在模拟需求,那么晶体管级实际上VSLI大规模集成电路模拟的精度极限。

现在比较火而且引起争议的FPGA硬件模拟,也就是国内所说的硬解,因为本身就是门电路的重新编程,所以一般认为它和时钟级精确是持平的,这也是为什么卖FPGA硬件的厂商在抨击模拟器不够精确时,byuu为代表的一大批时钟级模拟器coder表示不以为然的原因。

现在软件编程的更高标准 – 晶体管级,被提了出来。我很期待那些厂商的反应,呵呵。

MetalNES目前只能在OSX上编译,也没有完成MMU的模拟,还是非常初级。这个模拟器对于普通用户来说实用性为0,但是对于所有想要打脸FPGA的模拟器软件开发者来说,大家还是很关注的。

而对于Icer Addis大神来说,让我们看到他还是在为模拟器世界贡献知识,开开心心的,就已经足够了,回不回归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