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s4droid release 19

nds4oid“jeff这货每次弄完一个新版本,总会在转天再放出一个……这不r19又来了”–来自我们beeflot君的评论,俺认为灰常精辟!
r19号称有7%~10%的提速,看来jeffq在动态核心上开始渐入佳境了。
另外,最近貌似有些关于几个nds模拟器的口水帐,造成了我们wistaria君的烦恼。那我就厚着脸皮说说我对GPL的看法哈。

我对GPL的理解来自于我认识的几个码农,由于我本身不是码农,所以也会存在理解偏差哦。有错大家指出哦…
GPL是General Public License的缩写,有好几个版本,目前最新的GPLv3。GPL是公认的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伟大创举,因为它把免费开放的自由散发软件和保护作者权益商业化使用代码这两个貌似矛盾的命题结合在一起。在充分尊重他人劳动成果的基础上最大可能的实现了自由利用源代码。
其他就不罗嗦了,就说这次关于Dsoid的源码发布的口水。呵呵,老实说,Dsoid不完全合乎GPL。GPL要求在散发程序的同时必须附带相同版本的源代码,这是GPL的关键思想之一:“随源”。也是说用户在取得程序运行文件的同时必须直接取得相同版本的源代码。所以大家注意看那些基于GPL的app都在官方网站或者说明文件里直接给出了源代码的访问地址,比如ExPA
要规避GPL实行闭源,你必须从头到尾不使用任何GPL授权的源代码,完全自己开发(FPse和VGBA就是这样的典型)。因为GPL有着一种”臭名昭著”的特性:“继承”。很多传统软件的卫道士认为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病毒化的传染性授权,它会导致闭源软件路越走越窄,最后绝灭。
比较有意思的是GPL还规定作者不能阻止他人自由散发自己著作的GPL代码,哪怕是这些代码是商业用途的。所以散发ExPA的程序并不完全违规,而散发FPse是完全违规的。

“nds4droid release 19”的0个回复

  1. GPL争议很大。这东西的初衷和精神都是不错的,就是自由学习、自由使用。可是世界还是利益驱动的,没有利益,人的积极性就无法发挥。希望每个人无私的奉献,那是共产主义社会。唉,很矛盾啊。另外,据说android虽然基于Linux,但是采用了分层结构,避开了GPL。使得厂商可以放心大胆的使用这种系统,又不用开源自己的软硬件….

  2. 唉,还是不够明白,这也罢了。其实我更关心的是gpl发布源码的规范是什么(有几种,是否严格的限制了方式),比如我们qingping同学的源码可以以email形式索取,但很多人依然认为这样的形式颇有瑕疵,请问这违反gpl了么?又比如我们expa系列,其项目几乎都是gpl,但很多人认为他做的很规范,几乎从没引起过争议,请问他的发布方式又是什么?是不是也提供了一个发布页面等?我们可不可以建议qingping借鉴robert的发布源码方式呢?另外qingping如果公布源码后又怎样像expa那样同时保护自己的商业利益呢?

    1. OK,俺在说的明确点哈,我个人认为qingping违反了gpl。因为他的运行库没有匿名随源,他本人可以审核得到源代码的第三方身份,这是一种阻碍。ExPA的源代码发放页面就是我在博客里给出的那个链接,一般都是托管在google codes,也有图省力直接找个网盘一传的。你要知道,紫藤君,这是一个很严格的界定,gpl要求如果是实体散发的程序,运行库和源代码必须在同一包装内以不记名的形式发送给用户,所以电子形式的散发也必须等效。qingping应该是懂这两者的区别,我认为他之所以采取这种实名索取的形式,主要是为了防止代码剽窃。
      还是就是,神仙打架和我们小民无关,放下心安心玩游戏吧,两个人一个得名一个得利,名利双收谈何容易。我倒是为jeffq可惜,他完全可以用PPSSPP的方式取得捐助,现在闹成这样想要掉头也有点下不来台哦。

  3. 毫无疑问的,虽然使用了dsoid的代码(或对其代码有所借鉴),我们可以看到jeffq并无意感谢qingping,甚至我们也可遇见的,他老人家依然有可能不会放弃继续攻击dsoid。有没有可能建议qingping参照rebort的之于expa系列的方式发布源码呢?(如果确又不到位之处改进还是应当的嘛~)以堵上jeffq的嘴呢?也许也可以一定程度消除jeffq博客上那些lamer的口水了吧(如果jeffq终止攻击dsoid,那他所得到的反弹必然会少了许多吧。。。)
    另外,我觉得既然jeffq已经利用他人得到了dsoid的代码,(难道他老人家自己要就真的很难开口么?他自己发邮件要显然也能要到)我想qingping还对代码犹抱琵琶的话也许意义也许已不太大了(如果qingping本意确实有所避讳的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